胡半疯

胖球圈

【初恋组】小英雄

肆疏:

1.5w一发完


——————


“我们的小英雄呀,看看看看,是国家的大英雄啦。”


周雨坐在床沿,垂着眼刷微博,照例是用他那看谁谁怀孕,给碗鸭血粉丝也能谈恋爱的眼神,看满屏疯狂刷过樊振东卫冕奥运男单冠军的消息。


“‘小胖’到‘东皇’——国乒男队首个‘双满贯’樊振东赛后采访”,周雨抿着嘴又压不住那偏要翘起来一点的嘴角,眼角也挤出了明显却不自知的笑纹,戳开了这个视频。


樊振东这两年的脸部轮廓比起二十岁前后清减了不少,笑得也少,刚从赛场上下来,还处在往外冒热汗的状态,抬手擦了擦眼角,对采访记者一脸盐地点点头。


“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吧,今天自己第二局打得不太容易,小队员的这种冲击也还是,比较大吧。”


“那对今天对手的表现有什么评价吗?”


“恩……发挥还是非常好的,这一次奥运,队伍调整了前两届基本固定下来的年龄层吧,其实也算是中国乒乓球的一种自我突破的,呃,自我突破的一种实现。”拿到第二块奥运单打金牌毕竟是很不容易的事,屏幕上的东皇到底还是笑出了标志的大小眼,“作为我来说,其实还是,非常,哈哈,怎么说,非常欣慰吧?同时也非常感谢能让我这一届奥运能有一场那么精彩的比赛吧。”


“知道现在大家都叫你东皇吗,对这个称呼有什么看法?你自己喜欢这个称呼吗?”


樊振东抬手擦了擦鬓角的汗,他这些年发型没怎么大动过,鬓角还是短短的一层。周雨看他擦汗就想笑了——虽然他本来已经笑得不成样子了,索性放开声音哈哈哈哈起来。这孩子几年前总算改掉了剥手吃手的癖好,采访一时想不好答案就伸手擦汗的习惯还是没能给纠正过来。


“知道,恩,大家喜欢就行吧,我没什么意见,都是喜欢我嘛,哈哈。就以前大家不都喜欢喊小胖嘛,现在想想,觉得那个也挺好的吧,显小,胖儿也是,亲近,哈哈。”周雨看他无意识地撩起额顶的头发,露出饱满且线条好看的额头,终于渐渐止住笑声,回到那种温和地抿着嘴笑到围着眼睛长出一圈褶子的样子。


“我注意到,刚才第六局,赢了的那一瞬间啊,你本来打算放下球拍的,但是又拿到嘴边吻了一下,这个庆祝动作是有什么寓意吗?”


“啥寓意啊哈哈哈,没有吧,主要还是很开心,太开心了也顾不上想什么庆祝动作。亲球拍这个,这个就是下意识的吧,”镜头上的樊振东抿抿嘴笑了笑,“小半辈子最重要的事情,还有人,都是跟球粘起来的,就当一起都亲了吧哈哈哈哈。”


周雨握着手机看视频走完了最后两秒,拇指轻轻蹭过樊振东停格住的笑脸,眼神能滴下水来。


“我的小英雄,长大啦。”


2024年8月


 


 


周雨刷房卡进门的时候早就是第二天了——也是新的一年了。


赵钊彦像是喝得不太舒服的样子,他虽有心照顾奈何自己也不是千杯不醉,昏昏沉沉地只想跟床枕拥眠,周恺左右看了看,到底干脆地抛弃了哥哥跑去照顾小的。


周雨一面给房间插卡取电一面冲对门半扯半抱着小孩的周恺挥挥手,让他赶紧进去,脑子模模糊糊的还是要叮嘱一句早点休息别闹太晚。


周恺站门口哽了两秒,不知道这情况还怎么闹得起来,但周雨大约只是不过脑子地随口一句,没等他回就咣当合上了门。


……等等雨哥!你别睡啊?!一会儿我怎么回去……


周恺扛着小朋友倒到床上,看看旁边樊振东摆了小半个过道的礼品包,愤然觉得小夫夫两个当真是把自己当小厮使的。掏出手机啪啪地给小胖发消息,让丫今晚去雨哥那儿睡,自个儿去承受半夜叫醒喝醉的周雨的后果。


心理上爽了两秒,一转脸看到俩水润晶亮的眼轱辘,得嘛这儿还有个祖宗得哄着洗澡睡觉,路漫漫啊。


 


樊振东回来的路上给赵钊彦发了消息,但人并没有回,他点开微信记起来两三个钟头之前,周恺已经替他决定好了今晚最后的留宿地。


虽然跟周雨的关系已经近得不能更近,但只要有可能,他仍然不愿意选择叫醒喝多了的周雨——周雨酒量不是很好,但酒品不错,喝多了就睡,也不多事,只是他必须得一觉睡到大天亮,不然第二天一定会不舒服。所以樊振东不愿意去叫他,绝对不是因为喝醉酒之后的周雨格外“雷哥”。


毕竟下了场的周雨在樊振东面前根本也没什么雷起来的机会。


但是樊振东也没有办法呀——那他要睡觉呀,那他不睡觉啦?所以只能打周雨电话,要他给开个门,没想到的是周雨竟然秒回了,简简单单一个哦。倒是叫樊振东有点愣,不知该不该问他怎么还没睡,下半夜都过了一半了。


手机在手心握得发烫,还没吃准该怎么回,就在几个小时前发的微博下面看到了大程不搞事不舒服的回复——“冠军亚军这下都是我的了”。小胖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手下的回复打到一半,还没发,就又听到了微信的消息提示。


划开来一看,还是周雨。问他是不是和程靖淇一起回来的,叮嘱路上要注意安全。樊振东琢磨了一下,手机屏在微信和微博之间切来切去,看着程靖淇的评论和周雨的消息,脑洞大开,放飞自我,手底下没个把门的就回了微信问,是在一起要注意安全还是一个人要注意安全。


好,然后周雨就不回了。


酒精使胖误事。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小胖子的酒也醒了点,抬手正要敲门,里面传来哒哒哒的脚步。樊振东很熟悉这声音了——这是周雨穿着拖鞋的脚步声,一般在他将醒未醒或者将睡未睡的时候才出现,带着一点不为人知的撒娇意味,像只磕磕绊绊的猫,樊振东甚至听着脚步声就能想出他脑袋一点一点走过来开门的模样。


这自然也带出了小胖子的笑意,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怀抱,好在门开的时候第一时间接住瞌睡的大猫。


但今天的周雨大概是打定主意要人意外到底了。门锁轻轻地咔一声后,还没有被拉开,哒哒哒的脚步就又远了,门里的动静终结于人类躯体同床铺热情相拥的一声闷响。樊振东想他大概是真的很困了,轻手轻脚地进了门,本来想走到靠窗床那边翻件新衣服冲个澡再睡,走过去才想起来自己行李不在这间房。


周雨似乎仍被打扰,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两下,几声无意义但显然颇不满的嘟哝声之后,终于挤出一句低沉到带着喉咙口气泡音的话。


樊振东你翻什么呢,让不让人睡了。


小胖子霎时收住了动作,看着床上周雨撑了个懒腰,一声长长的哼唧后动了动脖子,撑起半边身体,眼睛半开半合地看向这边。然后两边都又无奈又极度放松地笑了起来,周雨咳了两声说,你去洗澡啊,衣服都给你拿好了。


小胖子一边应声往浴室去一边还是没能完全从酒精那里收回对自己大脑的完全控制,笑呵呵地含含混混地问周雨,雨哥你怎么不回我微信啊刚?你要我注意啥安全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正撞上周雨甩过来的白眼。莫名其妙地就又笑了起来。


 


周雨是真的很困了,樊振东光着膀子擦着水从浴室跨出来的时候,他正裹着被子半坐在床上,眼神都是发虚的。看到小胖子白花花的身体才像是终于放松了什么神经似的往被窝里一沉。


两秒钟之后又从床铺里弹起来,樊振东你怎么不穿衣服!不怕着凉啊!


樊振东正坐在床沿埋着脑袋擦头发,被他这动静吓一跳,很是委屈地回过身来,撇着嘴道,雨哥……你衣服我穿着绷得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樊振东委屈得——当然也很可能是困得——大小眼都明显了好几个度。雨哥,就……他看看手机,义愤填膺地挥挥手,给周雨比出了个四个手指道,就四个小时之前,有人才说了我不胖的!那么多迷妹都听见了!


“有人”瘫在床上,在松软的枕头里蹭了蹭,话音也含混起来,我现在也没说你胖啊,这不你自己说你穿不上衣服的吗?


这话樊振东就不依了,我穿得上!就是绷了点,我穿得上的。


周雨终于没绷住,哈哈哈地笑起来,掀开自己被子一角拍了拍床。樊振东又不是傻的,往床头爬了两步就滚进被周雨捂得热烘烘的被窝。


周雨抬起下巴看他一眼,笑嘻嘻的,说,小胖新年快乐啊。


他打算合眼睡觉了,偏偏樊振东这时候不肯顺了他意思,一个大白团子往被里一缩,下巴就搁到周雨肩窝里,声音也低,雨哥不给新年礼物啊?


周雨藏在被子里的手摸索着勾住樊振东的手,过两天,等过两天你生日的时候给。


周雨你现在居然都会明着诓我了!我生日的时候你搁国外比赛呢哪儿来的礼物!


周雨在小胖子软乎乎的掌心随意划拉了两下,说了有就是有,雨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啦。他是真的很困了,一句话咬字越来越糊越来越轻。樊振东看他讲完了又无意识地蹭了几下枕头,忍不住抿着嘴笑起来,帮周雨撩开蹭乱的额发,在他长了一层胡茬的下巴上不轻不重地啃了一口,模模糊糊地说,那雨哥拿个牌儿回来吧,当我生日礼物了。


周雨也不知是听没听见,只又顺着那人声模模糊糊地应了声恩,点了点脑袋。


2017年1月


 


 


周雨带八一少年队之后,也承担起了日常查房的任务。队里查房这事儿一般是几个教练轮着来,排班表也不分具体带的是谁或者带什么队,他正巧排在尹航后面一天。


尹航这几年也是教练当出了经验,给一颗枣打一棒子的政策落实得非常到位,也算是把一群崽子收得服服帖帖。周雨刚接教练的时候,看起来相对好说话些,经常被小队员当成突破口,缠着撒娇想要点特权,殊不知这位对什么都心软,就偏偏撒娇扮可爱这一样不吃。毕竟谁在“世界第一可爱”的无意识最粘人模式下锻炼上十年,别人的那些招都看不上眼。撞了几次南墙,孩子们也就都学乖了,只偶尔还会撞到一些不大不小的错误,领了第二天的罚跑也就过了。


这天晚上,正巧轮到周雨查房,碰上了个不太经常的情况。小队员偷摸着开直播。


这孩子才不足十五周岁,去年世青赛一气拿了三块金牌,突然就进了人眼,长得也不错,圈了不多不少一波粉丝,网上口口声声小程弟弟、衍哥衍宝的喊得亲。周雨对他很上心,孩子也是个机灵的,“师徒”关系也亲,就是去年每每看到把小孩和当年方博并列的通讯,周雨就打心底颤得慌。


也说不上是巧了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孽缘,这孩子江苏人,左手。周雨偶尔会想到十年前他还打球那会儿,网上常常开玩笑说的“江左盟”。其实在樊振东的第二个大满贯周期里,队里是缺了所谓“江左”的,或许这个缺能从这里开始补上。


小程日常不是个很跳脱的性格,周雨也难得看到他对着个手机笑得恰是这年龄该有的样子。忍不住站在门边多看了会儿,还跟同宿舍的孩子眨眨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但听着孩子越说越多,甚至听到了“教练”俩字,这就不能再不作声了,周雨背着手走过去,弯下腰凑近了问,干嘛呢啊?


小队员给他突然凑在耳边的突然一声吓得呀,哎呦喂手机都啪叽掉了,周雨给他捡起来,一叠声道,你干啥啊,买手机不花钱啊,就给你这么摔摔?这么害怕?我能吃了你吗?


说着把手机拿到面前看看,哟呵,一万四呐,我给你截个屏你航哥能怼死你。


他这么一拿不要紧,第二天这个直播的屏录点击量刷刷地就上去了。


镜头里只能看到他的脸很快地凑近了,屏幕上立时涌起一波弹幕。


弹幕:教练怎么可能比我们衍哥好看……卧槽


弹幕:衍哥太谦虚了哈哈哈哈


弹幕:小衍弟弟你对自己的外貌有什么误解


弹幕:卧槽等等这是谁,好好看


弹幕:这就是教练?


弹幕:这是教练吗!我们小衍真是个实诚孩子


小队员战战兢兢地喊他,雨,雨哥……周,周指导……


周雨皱着眉头顺利捕捉了屏幕里的关键词,教练,外貌,好看。问小孩儿,你都瞎说什么呢?说我呢?


弹幕:这真是教练?!


弹幕:直播被教练抓了?!我们衍宝是不是药丸?


弹幕:八一真还出这么好看的教练呢?!


弹幕:前面站住!对我们航哥的颜值有什么意见!


弹幕:前面别跑,八一还有这么【瘦】的教练呢?!


小队员干咳两声,颇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她们说我长得好……我就说,咳咳,我说我教练比我好看。然后……然后雨哥你就进来了。


周雨似笑非笑地听完了,揉了一把小孩的头毛,也没怎么生气的样子,甚至玩笑口气地说了句,那我还要谢谢我们衍哥打广告啊?


瞬间弹幕就炸了。一片yoooooo刷过,勉强才能看到几条有意义的文字信息。


弹幕:卧槽卧槽卧槽我的耳朵???


弹幕:我听到什么???教练你喊我们小衍什么??


弹幕:衍哥???我听错了吗我是一个人?


弹幕:你不是一个人!衍哥!衍哥你这就厉害了


周雨自己倒是不觉得什么,毕竟他有个更不靠谱的,在央视镜头底下就会管樊振东叫东哥的老大哥。也是到快退役的时候,周雨才慢慢也明白张继科那时候喊人不带把门的心理,反正位置名声都已经摆在那里,也就不追求口头上那几声哥了。但他也顺着弹幕笑了笑道,你们这么激动啊?


在满屏的疯狂里,终于后知后觉飘出来几条颤巍巍的欣喜的弹幕:


弹幕:雨哥?!


弹幕:woc我雨哥?!


弹幕:我是不是瞎了这是周雨吗!


弹幕:妈妈妈妈快来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弹幕:雨哥雨哥看我看我!


周雨笑呵呵地回她们,他声音本来就不是清亮那挂的,年纪稍微上来点就更低一些,笑起来竟然也有点不自知的撩人了,哈哈哈哈,还有人记得我呐,你们好啊。


弹幕:你好你好!


弹幕:教练好!


弹幕:雨哥晚上好!


弹幕:雨哥好久不见!好多人记得你!


弹幕:雨哥我们都记得你!


弹幕:啊啊啊我妈问我为什么对着手机哭成了傻逼


周雨是跟不太上弹幕的速度的,只能看到哪条回哪条,恰巧被这条逗笑了,大小眼也露出来,哈哈哈你妈问你为什么哭?对呀,你为什么哭啊?我丑到你啦?


弹幕:woc周雨会开玩笑了!


弹幕:这是撩妹啊!这是要脱离45club啊……


弹幕:有没有科普啊!!周雨是谁啊!


弹幕:这个好看的教练到底是谁


弹幕:求老粉介绍


弹幕:45club是什么,听起来像xie教组织


雨哥:四五克拉……四十五俱乐部?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弹幕:天啊是活的周雨啊


弹幕:是啊,是会笑会动的周雨啊


雨哥:……你们这话说的。


弹幕:45club就是45岁结婚俱乐部啊,你哥杠杠的会长。


弹幕:哇雨哥你居然不知道四十五俱乐部


弹幕:教练哥哥又是谁啊?


弹幕:45club什么梗求教?


周雨看得头晕,看看时间也快到了熄灯时候,赶紧端起教练样子要大家收住,抬起手压了压,好了好了,不播了啊,你们都还上学呢吧。


弹幕:神他妈上学啊我孩子都上学了


周雨继续道,我们明天还有训练呢,睡了啊睡了,再见啊大家。


弹幕:周雨你别跑!


弹幕:比心笔芯!


弹幕:教练晚安!


弹幕:还早啊教练再聊两块钱的?


周雨轻声嘟哝了一句,还比心哪,都比了二十年了还比……但是看着还在不断刷“雨哥”的弹幕竟然也有点说不上的感动,于是招招手喊从刚才就愣在旁边的小队员,小衍,你过来,来比个心。


小队员一脸懵逼地看他,大眼睛一汪水,简直不要太无辜……比,比啥心?咋比?


周雨也被他萌到,没忍住又上手揉了一把脑袋,笑呵呵地说他,傻里傻气的,然后做了个示范比心,对着孩子说,喏,这样。


小孩儿照猫画虎地拧巴了一次手,然后干巴巴地跟大家道别,啊,那个……那个大家,那就再见了啊,兄弟们晚安


周雨这会儿已经直起身,镜头只能拍到他胸口,但直播却忠实收录了他狂放不羁的背景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弹幕:神他妈兄弟


【直播已结束】


2029年10月


 


 


周雨醒过来的时候往右面半边床摸了摸,没有碰到小胖子热乎乎软趴趴的肚子肉。他脸埋进鸭绒枕头里来回蹭了蹭,人没怎么清醒过来,头发倒是不作乖地翘了起来。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哗啦掀开被子翻坐起来,等微微低血糖的昏沉下去了,就半闭着眼睛往浴室里去,冷水往脸上一拍算是彻底清醒。


一看时间,好嘛,九点半刚过。昨天急匆匆地收拾屋子,折腾一床新被子,活活忙到凌晨,也不知道小胖子这么早起是干什么。


难得是个大晴天,天还是蓝的,周雨从客厅转悠到书房都没有看到樊振东,站在大玻璃窗前面伸个懒腰,毫无顾忌地打了个哈欠,竟感觉还是困。大概不回家过年到底是放松的,不绷着神经就格外分明身体的渴睡。反身往沙发上一扑,拉过个抱枕用下巴磕住就给樊振东发微信语音:“小胖你人哪?”发完了想起来小孩他们交流都不怎么用语音,又切回键盘敲字。


等了会儿,樊振东没有回信,倒是周雨自己差点在沙发上又睡过去,盘腿坐起来揉一把脸,笑笑自己真是懒筋犯了。跑进厨房里快刀斩乱麻地烤了两片面包、切两片火腿、挤点沙拉酱,两边一叠就算是做了个三明治,连火都懒得起。几口吞完,咕嘟咕嘟喝了一杯热牛奶,就是一顿凑活的早餐。洗了杯子正在厨房门口踌躇,就收到了樊振东的消息,倒是回的语音,语气颇有两分软,道:“雨哥,我快到家了,早上出门急啥也没吃,家里有啥吃的没?”


周雨回他:“没,要吃啥?我给你做啊?家……家里有俩皮蛋,给你熬个粥喝?”


樊振东秒回了一串省略号。周雨握着手机笑嘻嘻,眼角纹路深得很生动。


没有一分钟,樊振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哥……哥,放过厨房。”


周雨跟他装傻:“啥放过厨房啊,我跟咱家厨房有仇啊?”


樊振东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周雨你跟厨房血海深仇啊,那根本不分是谁家的。”


周雨闷着声用气音笑,樊振东接着道:“咱有一个音乐梦想就很够了,厨艺梦想不需要了啊。”


这话周雨就不爱听了,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呵,谁乐意给你做一样,爱吃不吃啊挂了。”一边把手机往大裤衩的兜里一塞,一边把刚放回冰箱的切片面包拿出来扔了两片进烤面包机。站着想了想,打了俩鸡蛋嫩炒了,就着热锅煎了几片培根。从生鲜层掏出个茶叶罐,泡了壶茶,热了牛奶兑了一杯奶茶,整整齐齐端到餐桌上。甩甩手对着冒着热乎气的盘子撇嘴:“欠你的。”


 


樊振东昨天进屋就看到了周雨堆在垃圾桶里的几个泡面桶,一看这两天就没吃过什么正经饭。晚上先点了一顿外卖凑活,起了个大早打算去买点菜屯在家里,年假好好喂喂这位吃不胖的哥,顺便犒劳犒劳自己。


等提着俩垃圾袋下了楼才发现有点小问题——周雨这套公寓才装好没几个月,樊振东也是头一次来,对周围一点儿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菜。所幸过年时候路上没那么堵,时间又还早,开车去了熟悉的卖场甩开膀子采购。


一个半钟之后,樊振东拎着两袋子菜一袋零食一袋日用小杂货,又提了一桶食用油吭哧吭哧回到了车上。打会儿空调慢吞吞地给周雨打电话,没成想这尊爷说一出是一出的要熬粥,赶紧挂上档往回赶。


然后提着四个袋子一桶油的樊振东站在一楼怎么摁都没反应的电梯门前懵逼了。


 


周雨刚把湿衣服搬进阳台,还没来得及晾起来就接到了樊振东的电话。


“周雨。”


“啊?”


“我在楼下,电梯坏了。”


“……?”把手机从耳朵边拿到眼门前,看着上面的名字,确实是现役乒乓球世界冠军,这孩子脑子出问题可得好治啊?


“周雨周雨,电梯坏了,怎么搞啊?”


“……我的胖啊,我还会修电梯了啊?”


樊振东被他一句话噎死,顿了会儿接道:“小雨你下来帮忙拎个袋子吧,东西有点多,我拎不动了。”


“……小胖,你可是现役世界冠军。”


“……雨哥,你家可在23层。”


“……能不下来吗?”周雨磨磨蹭蹭地道,“外头冷。”对面咵叽挂了电话。


得嘛,现世报。


手机滴滴进了一条微信,点开一看,十几岁的樊振东在屏幕上,表情非常无辜且委屈,白色黑体大字印在图上“你以前很宠我的”。


能怎么办?能怎么办?!


周雨看看老头汗衫大裤衩的自己,穿衣服下楼呗还能怎么办!


 


樊振东放下手机提起袋子咚咚咚咚往楼上冲,上了几层楼油桶实在拎得手痛,正靠着窗户揉手,听到楼道里穿来轻而快的脚步声,樊振东把袋子往外挪了挪怕挡到下来的人。


挪完一抬头,嚯嚓这大长腿,满眼的腿,还是光的——哪家孩子这么缺心眼啊大冬天的光个腿下来——“卧槽周雨你怎么不穿裤子!”


周雨拍了一下他脑袋道:“怎么说话呢?”一面撩起羽绒服露出里面的大裤衩,“这不穿着呢嘛。”


樊振东眼疾手快啪嗒就把那衣服又盖回去,道:“好好好,知道你穿了。”


周雨道:“不是和你说外面冷吗?”


“你冷还不穿裤……咳咳,冷还不穿好长裤?”


周雨很给面子地送了个白眼,就差在脸上写“傻啊?”,不太耐烦地接道:“要不然让你等啊?赶紧回赶紧回。”


小胖子被怼了肉眼可见的不太开心,周雨也没辙,他心里其实也很明白,凑上去像拍像捧地夹住了小胖的脸,笑嘻嘻的道:“还不开心啦,赶紧上去吧还补早饭呢。”


樊振东悚然一惊道:“卧槽雨哥你不会真煮了粥吧?”……锅铁定糊了。


周雨弯腰去提溜袋子,一边把油桶拎起来一边问道:“啥是我的?我要拎啥?”


樊振东又急又差点给他气乐了,呛声道:“你把我拎上去得了,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周雨已经直起身往上走了,隔着两级台阶又送他一个doge表情道:“可放过你哥吧,把你拎上去我还打不打球了。”


“……周雨你嫌弃我胖了是不是?!”樊振东愤而提起地上俩袋子追上去,两步之后才反应过来手上很轻,低头一看,一袋素的一袋零食。


愣了一下,周雨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小胖你磨叽啥呢!”


“来了!”樊振东笑着道。


 


樊振东打开家门踩掉脚上的鞋子就赶紧把袋子放餐桌上转回身接周雨手里的东西,周雨一边递一边冲餐桌扬下巴:“喏,你早饭搁那儿了。”


樊振东放下东西,一看是面包就放下心来卖乖:“我快尝一口,雨哥做的,可不容易了。”


周雨拦他:“热一热,你那么磨叽,早凉了。”


樊振东冲他笑:“没事儿。”


“去热!别把胃吃坏了。”周雨走过来把盘子往他手里一塞就把人往厨房赶,自己转回来翻翻几个大袋子:“你都买点啥啊,这么多,多少钱啊?”


厨房里樊振东埋着头洗手,声音有点闷,道:“没多少钱,过年改善伙食嘛。”


周雨从里面扒拉出一袋薯片,撕开了刁一片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他:“昨天还没说呢,怎么突然回北京啊,家里没意见啊?”


樊振东站在水池边看着微波炉亮着光转,过了一会儿才道:“回乡传艺好累的啊雨哥,回来躲躲呗,你还不收留我啊?”语罢抬头,委屈样子跟刚才的表情包像了个十成十。


周雨能怎么办呢?


周雨一拍脑袋,卧槽我衣服还没晾呢!一句没答赶紧冲去阳台晒衣服。


 


等他甩着手出来樊振东正坐着吃东西,他吃东西一向很乖很快也不怎么出声,看着就让人平添两分食欲。


他吃得其实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多,这几年也瘦了点,脸的轮廓也慢慢明显,其实并没有那么像个“小胖子”了,但是周雨偏还是喜欢在心里这么喊他,又可爱又乖,心尖上的宝。


小胖子看他站在卧室门口也不过来,就笑着冲他招手。


周雨被他带着也笑起来,大小眼对大小眼,顺着他意思走过去。樊振东微微抬着头道:“想和你过年。”


“恩?”周雨抬抬眉毛,一时不知他怎么没头没脑地说这个。


“周雨,我认识你第十年了,想和你过年,这个年,还有以后的年。”


周雨愣了一会儿,笑得更开了些,抬手去摸小胖的脸,指尖贴着鬓角磨蹭了下,正想说什么就被小胖子拽下了手,拉下来亲了一口。


亲完了周雨咂咂嘴,满嘴奶茶味,还想接上刚才没说的话又被小胖子截了胡:“雨哥,啥味儿?”


周雨不明所以:“奶茶味。”


樊振东煞有介事地摇头:“不是。”


“啊?”周雨心道这小胖子别给我来一句“我的味道”啊什么的,老了不会接年轻人的话啊,正担心着——


“淡的!淡的!周雨!你给我加块糖能咋啊?一块糖能吃穷你是咋啊?!”


周雨哈哈大笑起来:“我的胖啊,你可不能再吃甜的了。”


“……我瘦了!”小胖子的脸慢慢鼓起来,眉头慢慢皱起来,嘴巴慢慢撅起来,“你还嫌弃我胖……你,真,嫌,弃,我,胖……”


 


第十年的这个早晨,结束在方糖掉进奶茶杯的一声“咚”。


2019年2月


 


 


周雨最近发现自己长年躺尸的微博突然私信量狂飙,陈年老博也被翻出来点赞和评论,一时热闹堪比里约奥运之后粉丝来这里挖掘张继科的旧料一般。


他想想最近似乎也没什么热闹事,估计就是之前小队员直播闹得,倒是没想到小孩儿人气这么高了,老父亲的心啊,又喜又忧。


倒是又过了几天,吃饭的时候,赵钊彦坐在他对面,难得主动开口提到了这事儿,说小衍很可以啊,那直播真带劲儿。


周雨笑笑,还带点不好意思,以为他就说后面自己出镜那段儿呢。


赵钊彦不声不响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一笑,问他,雨哥你是不是没看前半截?


周雨不知所以地点头。


赵钊彦拿出手机刷刷划了几下,递给周雨,也不多话,意思就是要他看。钊钊在八一是他们这一批所有人的弟弟,自然也一直是被宠着的,周雨接过手机点开就看。


赵钊彦默不作声,喝了汤吃了饭——他不爱吃葱,但也不知什么时候养出来的习惯,先把汤上浮着的一层葱花都刮到一起,一勺舀起,喝药一样囫囵吞了才开始吃饭。今天也是这样,吞了葱,才慢吞吞地又开口说,小衍前头也提了你,还讲到肥哥。


周雨一口紫菜蛋花汤呛住,好一顿猛咳。赵钊彦默默地推过一包纸巾,又不出声了。


他不出声,有东西会出声呢——直播恰巧就放到他说的那一段。程衍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脸色不是周雨那天晚上看到的松快,倒有点一本正经的意思。


“我教练,我教练老厉害了。恩,左手,跟我一样。”


“……跟东哥比?那我不能比。雨哥是我教练啊。”


“你们咋还不信了呢,真老狠了。”小孩说着还急了,“周指世界冠军啊,你们怎么都不知道呢。诶不是你们是不是我球迷啊。”


赵钊彦轻轻笑了笑,噗地一声,引得周雨抬头看他。他摇摇头,没啥,雨哥,小衍可爱。


被带的队员这么维护,对周雨来讲也是破天荒头一遭,耳朵根都有点热,胡乱点两下头当是应了钊钊,调回思绪发现直播不知怎么的,半分钟里突然就跳到了另一个话题。程衍在屏幕上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语气颇笃定。


“东哥没我教练好看。”


“……彦哥?彦哥……也没吧。彦哥就是瘦,太瘦了。嗨,我没彦哥瘦,我比他壮点,诶怎么又不信,我真比他壮点。”


“我和我教练谁好看?怎么有这么比的?那肯定教练好看啊。”


“哈哈哈哈不是怕教练,我真不是怕他。”


得了,周雨算是知道那天他进门的时候正巧撞上个什么话题了。手忙脚乱地退出了视频,还没来得及把手机递回去,余光扫到了下一条搜索热门,估计是条老粉发的微博,还不是一般老粉,因为除了周雨,这条还带了钊钊口中的“肥哥”出场。


“今天晚上周雨直播了啊woc有生之年!有生!之年!啊!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看到的一颗胖雨巨型糖,好像是以前的东皇粉拿到的东皇签名球衣,东皇签名,可这踏马是周雨的球衣啊!胖雨 is RIO!!!朋友不来嗑一口吗!图侵删歉[图片]”


赵钊彦听见直播声音中断了好一会儿,周雨还没把手机还回来,疑惑地抬头看过去。周雨正巧递过来手机,眼含笑意,卧蚕后边带出了好一圈褶子。


怎么了雨哥?赵钊彦收回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大约明白过来。上面是八一早些年的队服,亮橙色,背上是周雨的名字,但又大咧咧地在下面签着樊振东三个字。


钊钊,明天训完了陪哥打场球吧?


恩?


周雨眼神不受控制的又从他手机的图上溜过,眼睛又弯了一点,皱纹也深一点,笑着道,好久没见着自己球衣了,突然手痒。明儿陪哥打一场哈?


赵钊彦低头把从炒饭里拣出来的胡萝卜丁都扒到饭勺里,一勺塞到嘴里,就着汤咽下去,也冲周雨笑,含糊地答应道,恩。


2029年11月


 


 


樊振东懵着脑袋走到房里的时候周雨正趴在床上跟不知道谁发语音。声音黏糊糊的,语气也难得带了一点恃宠而骄的意味,樊振东一听就知道是和谁在说话了。


樊少皇这就不是很开心,咋就这么粘科哥呢,老大哥啥时候才能不干涉弟弟们的日常交流啊。你看这更深露重的时间,发什么语音!


但他也没来得及表达出什么不满来,周雨就已经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干脆地结束了和张继科的对话——科哥,不聊了啊,我们胖回来了。


小胖子砸吧砸吧嘴,觉出一点儿甜来,就笑嘻嘻地往周雨身上凑,身体往上凑,脸也往上凑,嘴也往上凑。但被周雨一掌挡了回来,小胖你今天喝了多少啊?今天什么开心事?这味儿熏得……噫。


樊振东被他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嫌弃狠狠地戳了一下,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往人身上粘。对周雨来说,这只能证明樊振东是真的喝多了,但凡是清醒的时候,他都是不太愿意这么彻底地表露依赖和亲昵的。他会克制自己的动作,绝不会有主动的大面积的身体接触,实在是想要得到注意,就噘着嘴伸出一根指头来戳戳你。周雨能怎么办呢,一根指头就能输给他。


所以当他难得有这么大动静的动作时候,周雨更是没什么有效的对策。但相处这么些年年也并不是毫无作用,蛮力用不上就只能靠经验了,哪怕最终不能取胜,场面上也不至于落得太难看。周雨推开他脸的手指没有立刻离开,还在那里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用轻柔的力气磨蹭过年轻的脸颊,对家里小孩来说,这是极为周雨的安慰方式或者说表达亲近的方式,和在场上摸摸大腿拍拍屁股都是一样的。


小胖子安分下来,头埋在周雨颈窝里,抽鼻子闻味道,像是确认自己领地的猛兽。周雨被喷在脖子上的热乎气刺得痒痒,又正架着樊振东腾不出手来,只好拿脑袋蹭一下胖子的脑袋,提醒他,别动了,痒。


小胖子得寸进尺,不喷气了,不轻不重地在那脖子上舔了一口。周雨差点没把他摔在马桶上。


 


兵荒马乱地洗了个澡,周雨又自己冲了一遍水,出来就看到小胖子已经乖乖地钻被窝了。嘴里还在嘟哝周雨的名字,看他走出来了就胡乱挥挥扔在被子外面两截白胖结实的手臂,要人过来。


周雨反身往水壶那儿走,提着声音跟樊振东讲话,嘚瑟地说还好自己回酒店路上买了小罐蜂蜜,不然喝成这样就等着明天熬着头疼被教练提着耳朵训吧。不就打个预赛吗怎么激动成这样,今天桌上见到可爱的小妹妹啦。


完蛋,最后一句惹了雷了,樊振东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暴起就要去捉周雨的手腕往自己这儿拽,非常不满意又非常委屈,雨哥!


周雨一边举高自己手里的水杯,诶诶樊振东!水要撒了要撒了!一边一个能给满分的闪躲,稳稳地让开了扑过来的小胖子,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小胖子没有扑到人非常不满了,咚地一下跌进床铺里,愤愤地蹬了一下腿。


周雨被逗得笑得不行,摸摸小胖子前两天刚修过的毛茸茸的头发,划过鬓角把他脸抬起来点,蹲下去轻轻亲了一口。樊振东不放过他,迅速又偷了一口回来,拽着周雨手臂就把人往床上拖,非常豪迈地拍拍床,雨哥!睡!


 


小胖子睡在被子里也不太安分,胳膊恨不得都黏在周雨胸口,周雨翻个白眼抗议,小胖,你手拿开点,闷。


小胖子挺听话,手挪开了,脑袋搁上去。雨哥,雨哥……好想和你一起拿冠军啊。


周雨愣了愣,笑开来,好啊,一起拿冠军啊。


樊振东躲开他伸过来摸自己鬓角的手,哼,你又骗我!


周雨也跟他卖委屈,我怎么骗你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小胖子抬起来原本埋在他胸口的头,眼睛直直地看过来,干净且执拗,又纯然信任,像是他十四五岁的样子了,问周雨,真的吗?


周雨笑着应他,真的啊,我们小胖陪雨哥一起拿个世界冠军啊。


小胖子瞬也不瞬地盯了他一会儿,咧嘴笑了,我们俩,一起,拿冠军啊。拿双打世界冠军吗?


是呀,我想拿个世界冠军啊。周雨伸手点点他脸颊的软肉。


樊振东笑开来,左边眼睛几乎看不见,右边倒是亮亮的,忠实得反射了台灯温暖的黄光。好啊,我,我带雨哥飞,咱俩,咱俩拿个金牌去。


周雨又颤颤那软肉,东哥说的啊,说话算话啊。


樊振东倒是突然不应了,飞快地摇头,不对不对,对不起对不起雨哥,你带我飞,你带我。


他急切地很,周雨倒是真的笑出了声,好。


小胖子又醉又困,其实也顾不上周雨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是自己的要求被答应了,于是点点头,下巴磕得周雨肋骨痛,那说好了。


说好了。


小胖子满意了,也不折腾了,翻个身就自顾自睡了,没两分钟就呼吸沉沉。周雨帮他压了压被角,下床收拾第二天归队的行李。


 


收拾完行李,床上那位已经睡得很沉,周雨在床边蹲下来,细细打量樊振东。小孩在18年之后体重就基本稳定了下来,脸上还有一点肉,也没有瘦到显老气,是精神活力的青年。


周雨蹲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伸出手去磨蹭樊振东的鬓角。最近这一两年,樊振东的鬓角在迷妹们拍的照片里出现频率越来越高,微博随便搜搜樊振东的照片,配文大多都逃不过“少皇”、“苏”之类的字眼,从侧脸到下巴到鬓角,都没逃过粉丝们全方位的花痴。但其实对周雨来说,仔细端详樊振东脸上某些细节的时候其实很少,他说话的时候大多都凝视着孩子的眼睛,对其他的地方相对就没那么关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又总是嘀嘀咕咕没个停。不站在一起的时候,多是周雨跟着樊振东走,对他后脑的轮廓倒是越来越熟记于心。


他心里知道——就同所有人都相信一样,樊振东会在2020年成就他的大满贯,并且他会走得更远,他会走到第二次、乃至第三次的奥运。前面无数的辉煌在等他创造,无数的前辈在等他超越,周雨也站在这条茫茫却可期的路边,等一个不确定的被彻底超越的时间点。


周雨又碰了碰他的鬓角,不长的头发戳得指腹微痒,不能说是很具有吸引力的触感,偏偏却又停不下来。他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谁也不知道这个酣睡的青年究竟能走到哪里,但无疑,周雨一定是最渴望他能走得远一点、更远一点的人们之一。


小胖子的眼皮动了动,周雨赶紧缩回了手,这才发现老是盯着一个人看也是很累的,偷懒把头侧靠在床沿,看小孩的鼻孔随着呼吸微微翕张,竟然连这都觉得可爱,周雨内心唾弃自己大概真的是樊振东重症患者了。


他开口轻轻的,小胖……你要走得很远,比我远,要比我远很远。他伸手笑嘻嘻地在樊振东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这里还有好几块奥运金牌等着挂呢,对吧我们胖?


他站起身,动了动压麻的腿,然后俯下去想要亲他的小胖子。但动作行进到一半突然顿了顿,然后没声响地弯了弯嘴角和眼角,轻轻地拿嘴唇在睡着的人额头碰了碰。


那块在皓哥脖子上挂过的银牌,那块在科哥脖子上挂过的银牌,那块甚至没有机会挂在我脖子上的银牌,不要再挂到你的脖子上了。


你是我的小英雄呀,最最厉害了。


周雨拧灭了床头灯,轻声地同樊振东道,晚安呀,小英雄。


2019年3月


 


 


张继科觉得今天晚上周雨根本不准备让他睡觉,在隔壁床上翻来翻去跟烙饼似的,一点都不安生。秉持着对于亲自奶大的弟弟要温柔温柔再温柔的原则,张继科翻过身去对着周雨的床铺开口道,小雨,睡不着啊?


当时的张继科并不知道,这会是一场长达三个小时直到晨光微熹的谈话的开始。如果他知道的话——知道的话也只能问啊,自己奶大的弟弟,还真能放着他烙一晚上饼不成。


 


想什么呢?


……想指导组。


想这个有什么用……你现在都学会瞒我了?


……?啊?我没啊?


还没,小胖儿今天就差晃我手臂要我替他说好话了,你俩怎么了?


……他怎么什么都跟你唠啊。


还用他说?你俩有点啥事儿能瞒过我啊?


 


周雨又翻了个身,哼出来音节都气鼓鼓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就低了下去。


科哥,我和你讲。


恩。


你不许笑我!


恩,不笑。


……哼,我不信。


……


……最开始那会儿,我总觉得小胖不是喜欢我。啊——也不是不喜欢。周雨顿了一会儿,像是很艰难地在思考如何表达,最后长出一口气道,这样说吧,我总觉得他喜欢我,跟我喜欢你,你喜欢皓哥是一样的。


张继科躺在那边床上轻声笑了一下,跟我喜欢皓哥一样啊……


周雨也没在意,恩了一声,又继续解释,就十七八嘛,喜欢哥哥,喜欢偶像。再往后,再大一点,就不一样了。


怎么个不一样?


……张继科你逗我啊?!


老张在那里低低地笑起来,问周雨道,那你喜欢小胖儿,跟皓哥喜欢我一样吗?


周雨眉头一皱,声音都亮起来些,怎么可能!那怎么能一样!


所以啊……你俩跟我俩不一样,老不一样了。小胖儿上心着呢。


……恩,我后来也想明白了。


那你这会儿烙什么饼?白天打球没动舒服啊?


 


周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问了句和前面不怎么连得起来的话。


科哥……哥哥,都是有追不上的地方的才叫哥哥吧?


张继科几乎是瞬间就知道这傻孩子在想什么了,他果断地开口想要把周雨这种胡思乱想扼杀在萌芽状态。那可不能,他道,那小胖打我,我打王皓,你不知道谁胜率更大?


周雨点点头——带出一点点发梢和枕头摩擦的声音。但他没有赞同张继科的话,他吸了口气道,但是老张……


哎呀你有啥但是可是的,怎么这么磨叽,你是打不打算睡啊还?


张继科!你喊我讲你又不听!


……好好,我听,你接着磨叽。


小胖打你,你打皓哥,确实。但是——但是小胖也不可能445天完成大满贯,皓哥——皓哥他打了三届奥运。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周雨继续道,我很多地方,我自己知道,肯定比不过你了。所以你们是哥哥。但是小胖,小胖和我不一样,他的路比我远得多。


张继科也难得在同周雨说话时候暴躁了起来了,猛地翻坐起来,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道,亏你老喊林高远老婆,你也好意思,你现在是自己演林妹妹啊?


周雨被他说得愣了愣。


樊振东哪里都能超过你啊?张继科笑了笑,我现在就能说死他有追不上你的地方。


 


周雨屏着气,转身看坐在那里的张继科。


小胖带不出一个樊振东。


张继科不缓不慢地说,小雨,你多的是别人追不上的地方。他倾身伸手揉乱周雨的脑袋,可以睡了吧?


……恩。


 


安静了一会儿,周雨又翻了个身。老张……你想过分组吗?肖指……皓哥回来了。


张继科已经重新睡下去,好久都没吱声,周雨都快以为他已经睡着了,那边才传过一声飘飘悠悠不置可否的“唔”。


周雨知道那意思,意思是不想聊了要睡了——那我睡了科哥。


恩。


 


又翻了个身。


 


……你真没想过分组啊?


周雨!你还能不能行!


2017年4月


 


 


周雨带完晚训回宿舍,本来是直接进浴室洗澡的,突然想起来什么,走到衣柜门前,拉出柜子里压得最深的一个箱子,从里面翻出一件球衣。


衣服是很早以前的了,15年乒超时候的。虽然很久没穿,保存得倒很好,就是和樟脑丸相亲相爱得太久了,刚拿出来的时候把周雨呛得连咳了好几声,眼眶都呛红了。


冲过澡手搓了,拿夹子夹好,挂在晾衣架上,伸手掸了掸褶皱。周雨像是完成了什么事业,总算有点满意的样子,轻轻地跟自己点点头,好了,他说。


他转身回了里屋,过一会儿才想起来阳台灯还没关掉。


啪嗒一声,衣服背面的“Fan Z.D.”就隐匿在一片静默的黑暗里。


 


第二天收了衣服换上,看看加训的队员也陆续回了宿舍,周雨在短裤外面套上运动长裤,出门去找赵钊彦。


赵钊彦开门的时候愣了愣,打量了一下周雨,眨巴眨巴眼开口问,雨哥,这么正式啊?他上下看看自己的衣服,迟疑道,要不,我也去换个队服?


周雨摆摆手,嗨,不用啦,咱赶紧打球吧。他笑嘻嘻地转身,带头往训练馆走,走吧?


赵钊彦在他背后发出了半声惊讶的“咦”,又吞回了那个音,带一点笑跟周雨打趣,雨哥这算请外援吗?


周雨脑袋一偏,伸出手摇了摇,不算不算,最多算个迷信吧?


迷信?


周雨指指后背,回头一笑,是啊,沾点仙气嘛——我们小英雄。


 


赵钊彦撑着球台拿毛巾擦汗,抱怨周雨今天打得也太凶了。


周雨也气喘吁吁地边擦汗边回他,那必须凶点儿啊。他垂下脑袋,把毛巾往头上一盖,揉着汗津津的脑袋就往外走。


他背过手指了指自己背上的名字,声音因为低着头而发闷,但咬字难得清楚。


才不会输。


2029年11月


 


END.


————————


其实是个番外,正文请期待链接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