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半疯

胖球圈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小驴:

整理一下微博上写过的关于他俩的那些东西。




让回忆列兵折返,所有的气味和温度严阵以待,集市上的摊贩还没遇上两位旅人,相机还没有按下拍照键,阳光还没有晒疼裸露在外的眼睛。你仔细确认小蜗牛的咸味,确认海上的风向,确认说祷告词的老人,确认月光曲和塔吉锅,确认松垮的背带裤,确认第一声招呼里的生疏。


确认一切刚刚开始,然后埋下私心,在离海最近的城市,浪漫燥热如十二点的红屋顶,小雏菊和冷枪管折叠在一起。


Moroccan moonlight in your eyes。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此后余生再遇三千场春水,不敌去年百日间,手中一捧蓝色清潭。




有段时间他对生活满足到,看过很多次流星,也没许过一个愿望。




百日还差百年三万天,流星再多也不能实现愿望,再拥挤的集市还是会走完,这里的哈密瓜就是不够当时的甜,去过的老城依然要靠掰手指才能数清,卖玩具的小孩已经忘了自己吧,听说他们住过的营地人走空了就拆掉。他以前解释遗憾效应,以为是捶胸顿足的破皮流血,但其实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只是非洲西北部的某个石门前又行过别人,鸽子却没有飞过来。




说不喜欢老城,说那都是我讨厌的事情,然后回来的游记流光溢彩,舍夫沙万与薄荷茶,塔吉锅和北斗七星,被谁篡改记忆的标签啊。自相矛盾变成人之常情,推翻自己,重置自己,完整自己。




他珍重到要对时光宣示主权,所以那一百日回忆只愿炫耀一点点。 




100日的高烧不退,陷入浪漫幻觉,沙漠里长出花朵变出狐狸。有跳舞的少年,喂他一块甘甜的苹果,他就跟着走了。没有月亮,少年变成月亮,他瞧见一颗机器心脏有了生命。




保留旧的手机保留坏的相机,保留窗台的小雏菊,保留七公里外集市的小蜗牛,保留见怪不怪的流星,保留一个笑容里的陷阱,保留在小山堆上看的烟花,保留敷衍的博物馆,保留初识时报出的姓名。然后换取奖章得世界允许,让我保留你。 




不需要被承认,可随时隐身,永远以好友身份,做他从不挑明的爱人,在人群之外在他视线之内,与他交换眼神。听过的浪漫传闻,别去求真,反正爱意早落地生根,在百日的远方小镇。




跳舞时的颈后和脚踝像自由又脆弱的骨头,他抓住了怕损坏,松手了怕逃跑。




摩洛哥多好啊,有风筝有花朵有卖手工品的小孩有好看的夕阳悬在深蓝的海,老城里兜兜转转开心的迷路,给对方拍照的时候不遗余力,那个相同的石门一前一后走过,拼成一张图看到飞起的鸽子。无人的半岛蓝色的花园,沙漠中腾空跳起世界变成柔软的海绵,牧羊少年的坐在崖边笑,穿卫衣的大高个说看到谁乐成这样啊,谁知道呢。


买菜做饭形影不离,集市上回来的两个人捧着红红的番茄提着羊排,商量着晚上要做什么,哎哎我上次教你的那道菜学会了吗?学会了啊今天给你露一手!还要对方帮他拍照留念!不行我必须证明我是大厨!


还一起包饺子,一高一矮两个人站在一起,等着饺子熟的时候都馋到眼睛放光,也一起玩了好多无聊的游戏说了好多无聊的八卦,之后回说起总会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多话,与世隔绝让人变得又俗气又开阔,嗯,可能也是由于对方的影响。


那里的天晚上总能见着星星,像小学生的夏令营聚会,闹了一个白天还舍不得睡,大衬衫扒拉到膝盖抽着冷聊着天,都是人间自由客,余生就从这一刻的星辰光中开始,所有人都是重要的。


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排排坐很乖的两位大人,治不好的恐高症也被安抚,拍摄的时候风沙迷了眼也笑得傻乎乎,小狼狗一样见到远方尘烟起就一前一后蹬蹬瞪跑掉,站定了之后相视一笑说还是我俩机灵。


杀青时候的那句导演是不是生气了,回来说起是照片都是留给自己回想的,都是各自专属的回忆,虽然也跟别人分享一点,但只有自己知道当时的气味、温度和表情中温柔的形态。就算过去了,但仍是具体的。


100天都不到半年,可是诸事隽永。意义没有期限。


摩洛哥多好啊。







评论

热度(285)

  1. 天天失忆重病号小驴 转载了此文字
    每一句话在我面前都出现了相对应的画面QAQ,他们能相遇真是太好了!瑜昉能爱一辈子~